• <nav id="ufpjd"></nav>
        <wbr id="ufpjd"><th id="ufpjd"></th></wbr>
        <form id="ufpjd"></form>
        商標糾紛侵權維權律師司鼎鴻【免費咨詢】專注知識產權確權維權法律服務,收費透明,服務高效!

        咨詢熱線:

        156-0008-0608

        常見問題

        首頁 > 熱點關注 > 常見問題

        “貴酒”商標糾紛重審宣判,上海貴酒困局何解

        來源: 添加時間:2023-06-30 16:33 點擊:
        拉鋸三年之久的“兩貴之爭”案迎來***新進展: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判定上海貴酒未涉不正當競爭。
        6月19日,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貴酒”)發布貴州貴酒集團有限公司訴商標侵權案件重審進展公告。
        根據判決書,被告貴州貴釀酒業有限公司被判停止侵權貴州貴酒相關注冊商標專用權,并賠償150萬元,被告上海貴酒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原告訴請的有關上海貴酒等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和變更公司名稱等被法院駁回。
        言下之意是,上海貴酒與貴州貴酒曠日持久的“貴”姓之爭終于要告一段落了。不過反映到資本市場,上海貴酒的股價卻始終未見起色,甚至還迎來了一波陰跌之勢。那么,預期不佳的背后,到底真實的上海貴酒是怎樣的呢?
        曾為資本“玩物”
        說起來,上海貴酒可能是A股市場中***讓人凌亂的公司,歷史上曾經多次蹭熱點變更公司名稱,被投資者譽為“更名王”。
        直到現在,其證券簡稱還是巖石股份(600696.SH),然而公司全稱又叫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也正是由于多個商標存在侵權糾紛,監管部門才遲遲未核準其證券簡稱變更。
        上海貴酒的歷史要追溯到上個世紀。1993年12月6日,豪盛(福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此后,在1993年到2015年的22年間,這家上市公司多次更換過利嘉股份、多倫股份、匹凸匹等多個名稱,先后涉獵建筑材料、房地產開發、機械設備、地磚、互聯網金融等行業。其中,***受關注的是其“匹凸匹時代”。
        2012年7月25日,多倫股份發布公告稱,鮮言以3.4億元的價格收購了多倫投資(香港)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從而持有上市公司多倫股份11.75%的股份,成為了實際控制人。公司宣布進軍互聯網金融服務業務,并在2015年由多倫股份改名為匹凸匹。
        在之后的幾年里,多倫股份逐步淪為了鮮言的資本“玩物”。隨后,因未按規定披露信息、信息披露不及時等違規操作,上市公司及時任實控人、董事長鮮言受到證監會的多次警告及處罰,給市場留下了惡劣的影響。
        2017年,證監會披露了鮮言操縱“多倫股份”細節,并給予“沒一罰五”的頂格處罰,開出了34.7億元的“史上***大罰單”,同時罰以終身禁入證券市場。
        當初的匹凸匹,在2018年再次將公司名稱更為“上海巖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變更為“巖石股份”,而實控人已變更為鮮言在商學院的同班同學、“五牛系”掌門韓宏偉及其子韓嘯。
        歷史盤根錯節
        財報顯示,1989年出生的韓嘯從2011年起擔任五牛基金董事長,2015年起擔任五牛控股執行董事兼總經理,現任公司董事。韓宏偉目前是海銀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99%,女兒韓玉持有1%的股份。此外,韓宏偉還是豫商集團有限公司的***終受益人。
        《每日財報》發現,韓宏偉和韓嘯背后的海銀系,交織著豫商集團、五牛基金和海銀集團,以及王沛家族成員王賀等人負責的上海銀領,曾涉足小貸、私募、基金、擔保、典當、租賃、商業保理等一眾金融類業務,理財端包括海銀財富,原互聯網金融平臺海銀會,現已停擺。
        值得注意的是,海銀系盤根錯節。此前,海銀金控介紹其成立于1989年。公開信息顯示,其以汽車零配件等實業起家,在2003年后轉型房產和財富管理業務,可海銀金控官網目前無法打開。
        在A股市場,海銀系企業曾舉牌*ST天目(600671.SH)、新黃浦(600638.SH),一度是東方銀星(600753.SH)第二大股東,后15年舉牌ST巖石此后入主。
        2018年,海銀系涉足白酒行業,以228.24萬收購貴州貴酒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次年3.3億收購章貢酒業和長江實業裝入上市公司。6月,其公布終止該資產重組計劃。同年,ST巖石名稱擬變更為“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同年12月,正式切入白酒行業。
        金融選手“賣酒”
        事實上,自從***近一次更換實控人,跨界白酒賽道之后,上海貴酒身上籠罩的光環和爭議就沒有消失過。
        首當其沖,就是上海貴酒的管理層并不“對口”。據悉,上海貴酒的高管鮮有白酒行業出身,更多是金融圈背景,不管是韓宏偉還是韓玉,身上都裹挾著濃濃的金融的資本外衣。此外,還有多名高管有著違規的‘前科’。
        1981年出生的高利風,是巖石股份前任總經理,目前是公司董事、副董事長。巖石股份年報則披露:高利風曾任上海美益國際投資董事總經理、海銀金融控股集團副總裁。其中,上海美益國際投資的大股東貴州美益是***高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海銀財富曾因地產股權項目逾期而遭投資人上門維權。
        還有去年兩個離職的副總經理,也都有保險行業從業背景。一位是徐勇,他曾任前海人壽上海公司總經理,離開巖石股份后,很快謀職于山東惠發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另一位離去的副總經理金朝暉,曾就職于鼎鼎保險、星恒保險等。
        在今年4月舉行的一場資本論壇中,上海貴酒總裁鄢克亞更是對媒體表示,上海貴酒不是賣酒的,而是一家品牌管理公司,“希望用世界***的消費品品牌運營理念,高質量經營白酒這個傳統行業”。
        同月,鄢克亞收到了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因其曾任職的宏圖高科涉嫌信披違法違規,證監會擬決定對其給予警告并處以罰款。其實,早在2020年7月,上交所就曾發布關于對宏圖高科及有關責任人予以紀律處分的決定,其中就包括了鄢克亞。
        仔細想來,不斷變幻的主營業務和頻繁的更名史以及金融圈高管,或許就是上海貴酒在白酒圈顯得頗為“另類”的重要原因。
        定位與實力不符
        對于白酒行業而言,今年或進入疫后復蘇通道。
        此前多家券商指出,2023年白酒有望迎來基本面改善和周期向上,經濟回暖和消費復蘇下基本面仍存超預期可能,酒企經營近況也普遍較為樂觀,白酒或迎來強投資機會。與此同時,白酒行業也在持續進行強分化,酒企之間的位次競爭愈發加劇。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貴酒沒有選擇復制傳統白酒企業的經營思路,用公司的話說,是選擇了“用未來定義未來”的差異化競爭戰略,對標世界***的消費品公司,致力于用世界***的消費品品牌運營理念高質量經營酒業。
        目前,上海貴酒主打差異化戰略,在聚焦醬酒主賽道的同時,通過多品牌、多香型、多模式,切入多個細分市場,聚焦中高端。
        《每日財報》關注到,雖然巖石股份2019年才將白酒當成主業,但其已經打造了所謂的“七大系列多元化產品矩陣”。在京東搜索關鍵詞,呈現出的產品亦是種類繁多,其中還不乏千元酒。
        由此不禁質疑,這七大系列的市場接受度如何?夸張的價位又是否具有理性?
        畢竟投資者都清楚,白酒特別是中高端白酒,無論是產品還是品牌都要講究歷史文化底蘊,這是挺進高端消費市場必不可少的身份認證。可其收購而來的兩家白酒生產企業——貴州仁懷高醬酒業和江西章貢酒業,無論在品牌、產品還是產能方面,都難以支撐起上海貴酒高端品牌的定位。
        ***后,此次再審判決對上海貴酒來說自然是利好的,但是企業還是要回歸到經營層面。行至白酒深水區,上海貴酒不免要與前輩一較高下。對其而言,沒有品牌力與品質支撐,還定位中高端產品銷售,未來發展態勢較為不確定。

          聯系人:司鼎鴻

           電話:156-0008-0608

          傳真:156-0008-0608

          微信:156-0008-0608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工人體育場北路

        Copyright?2002-2099 商標糾紛侵權維權律師司鼎鴻 版權所有
         
        色婷婷一区二区三区四区成人